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朵唯形象大使
舒淇:励志片的“钻石女主
2010-05-31 来源: 互联网 作者:李晓亚

转自 YOKA时尚网-《时尚芭莎》

知道钻石的光学原理吗?工匠为原石进行精密的切割,当无数个切面折射出的光芒汇聚在一起,这高度纯净的透明结晶体便仿佛变成了一个自行发光体。舒淇,这颗钻石,她正是在自我切割,伴随着巨大的疼痛与牺牲,每一个角色都是她精心研磨的一个切面,精准、利索、漂漂亮亮,每一个切面都是光的入口,也是人性的出口。也难怪粉丝们不禁地赞叹,她能将可爱质朴与性感奔放拼合得那么天衣无缝。时间累积中,她的切面越来越多,她的戏路越拓越宽,一时真想象不出什么角色是她所不能驾驭的。

据说,用来切割钻石的,也必是钻石之身。与舒淇搭过对手戏的那些大名鼎鼎的“钻石王老五”们,非但无法掩盖她的光芒,更在一次又一次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之中,成就了更为光彩夺目的一个她。

长长的巨星名单里有张国荣、黎明、张震、刘德华、金城武、吴彦祖,不得不说的一个还是黎明。在搭档拍摄《玻璃之城》之前,黎明刚演完《半生缘》和《甜蜜蜜》。香港的影评家都说,黎明是天生衬女演员的,张曼玉和吴倩莲相继凭这两部电影声名大噪。其实黎明的演技也不算差,只怪他碰上的都是最强劲的对手。《玻璃之城》当年送去评奖时,评委都很高兴,认为黎明奉献了出道以来最精彩的演出。尤以其中一段戏:黎明和舒淇若干年后,在伦敦久别重逢,两人隔桥相望,镜头先给了黎明,他的表情从惊喜转为无奈,然后是淡淡的忧伤,影评家都惊呼:凭这个特写,黎明可以当影帝。但是镜头一转,投向了舒淇,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从眼神中传达出一种欲说还休的绝望。黎明就这样,又一次败给了对戏的女演员。只不过与以往不同,片中的舒淇是在本色出演自己,投入自己真实感情地去爱、挣扎与铭记,想必这次黎明也输得心甘情愿。

她没有被丑闻拖垮,没有自暴自弃,没有仰人鼻息,没有假装逃避,她的成功来自于自身的努力与顽强,来自于直面过去的坦然与大气,来自于认清是非后的成熟与智慧。

此刻,舒淇头戴一顶美轮美奂的卡地亚钻石皇冠,伫立在镜头之前,璀璨的光芒是那样的耀眼,令人无法直视。刹那间,我几乎分不出那强烈的光彩到底是来自高贵的美钻,还是来自这倾城的佳人?如果说珠宝与生俱有的意义在于被女人用来寄托情感、寻求归属,那么,反过来推,将舒淇的前世今生、舒淇的与众不同、舒淇的爱恨情仇凝结成晶的话,它必定是一颗钻石——比电影中出现过的任何一颗都美得多!

前世今生钻石心

“以前?年少无知吧,但是想想当初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也不会有现在的舒淇。”
1976年,一个白羊座的小女孩诞生在一户普普通通的台湾民家。她和千千万万个同龄的孩子一样,有一双劳碌而朴素的父母亲,一个需要她帮忙照顾的弟弟。她一边头疼着学校的功课,一边为补贴家用和赚一份零花钱而到处打零工,餐厅小妹、录像带租赁店员,或者是摆路边摊,她都能干得得心应手。可能是较多地接触社会,使这个姑娘早早就有一番自己的主张,到了叛逆躁动的青春期,便彻底做不成父母眼中的乖乖女了,像个混世小魔王一样:喝酒抽烟、飞车打架,还常常翘课,被责骂管教以后就负气地离家出走。在这样一段乏善可陈的不安分岁月中,既没有路遇算命先生来预言她是大富大贵的命,也没有邻居亲戚来称赞她是倾国倾城的貌,总之,这个女孩的眼下并没有一条通向光明未来的康庄大道,有的尽是大大小小的成长烦恼。

就好似一颗被抛来世上最不起眼的小石子,舒淇上国中的时候,会害怕被人们围着说三道四,自卑的缘由竟是自己的长相。客观地来说,她的确不太符合传统意义上的东方美:“我进了演艺圈,才有人说我的嘴巴很性感。之前人们都说:哇,你嘴巴好大喔。给我起‘大嘴巴’的绰号。有那么一段时间里觉得自己很俗,老被他人排斥。”

直到她生命中的第一个转折点(那段后来被媒体说了千遍仍不厌的遭遇)降临了——更不如说是砸中了她:那一天,舒淇正在路上闲逛,一名街头星探叫住了她,劝她去当模特拍写真集。不清楚写真集为何物的她心想不妨一试,便答应了。命运在这里跟她狠狠地开了个玩笑,不知祸兮福兮,写真集在让她遭来无数非议的同时,也引起了香港导演王晶和文隽的注意,他们就像独具慧眼的珠宝大师,决意要磨打这块无人注意的石子,认定了她是一颗可造的美钻原石。而当时的她或许只是朦胧地意识到,原来自己是个相当美丽的女人。

1996年,舒淇自己拿了主意,不由任何人分说,只身离开台湾来到香港发展。

电影片约一部接着一部,但都是让她在镜头前将衣服褪去,她好像一直陷在那个尴尬晦涩的框框里。她难受极了,“我为什么要被人这么看待呢?当下我就赌咒一定要做出成绩来,证明我自己可以。”

暗下狠劲的舒淇,就仿佛在出演一部由自己编导的励志片女主角。

当众发誓专心做好一名“演员”的舒淇,经过了时光的打磨,是那样的星光熠熠、势不可挡。2005年,凭侯孝贤导演的《最好的时光》荣登台湾金马影后,领奖台上,她再次泣不成声:“我一定要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来!”——某种程度上,这句话比这座奖杯更让人们对舒淇产生刮目相待的尊敬之心:这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决不容小觑的女人。

她没有被丑闻拖垮,没有自暴自弃,没有仰人鼻息,没有假装逃避,她的成功来自于自身的努力与顽强,来自于直面过去的坦然与大气,来自于认清是非后的成熟与智慧。回答关于“过去”的问题时,舒淇早已相当镇定娴熟,她懂得“前世”永远是“今生”的一部分,因果相生,走好当下的路,尽全力演好每一个角色便可问心无愧。当事业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自然会有人承认你。从谷底走向领奖台,舒淇走了十余个年头,多少当初同一起跑线上的人都渐渐放弃了,只有她坚持下来了,所以她成了那个不可取代的唯一。她能明白,世上没有一颗天然钻石是100%纯净无瑕的,对钻石原石的切割加工就是最大限度容忍其自身特质,然后弥补瑕疵。

神女光芒自何来——来自一颗钻石般透明的心。

人们年轻的时候以为承担着很多使命,长大了却发现要追随的是自己的内心。

舒淇在银幕中的形象千娇百媚,风情万种,但有心的观者总是能透过角色找到一个看千遍不厌的DNA,复制自舒淇本身,这也是角色之所以饱含存在感的原因,你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无论是《玻璃樽》里的渔村女孩、《玻璃之城》里的女大学生、《美人草》里的知青,还是《天堂口》里的歌女、《千禧曼波》里的俱乐部女郎、《伤城》里的卖酒女,“舒淇”的个人标签是无所不在的,却又是无处可捉摸的,也许只是无意间的轻浅笑意,也许是眼神里永远褪不掉的那一丝淡淡的忧郁。

在全场乃至全球影坛的注目礼中她从从容容,充满自信,而这份当仁不让的自信无疑来自于十年来一步一步走过的足迹,一个从三级片演员到国际一线巨星的电影大梦。

我对感情是抱随遇而安的态度,这些都是缘分的东西,不是你主动便有的,是命运安排一个合适的人在你面前,你去接受他而已,所以不用犹豫也不用害怕。

2008年初夏的法国小城戛纳,一身宝蓝色拖地长裙的舒淇与98岁高龄的葡萄牙导演曼努埃尔·德奥利韦拉共同宣布第61届戛纳电影节开幕。

为何选择舒淇?电影节组委会在一份公报中说:“舒淇代表了所有东方梦想中的公主,德奥利韦拉,则是当今唯一在世的默片时代导演,这两位不同电影时代的见证人代表了时尚与睿智、优雅与经验。”在全场乃至全球影坛的注目礼中,她从从容容,充满自信,而这份当仁不让的自信无疑来自于十年来一步一步走过的足迹,一个从三级片演员到国际一线巨星的电影大梦,一段被《时代》周刊称为“只有在虚构的电影中才会出现”的传奇经历。

赐给爱,最坚定的单纯

究竟什么是钻石?钻石英文为Diamond,源于古希腊语Adamant,意思是坚硬不可侵犯的物质,是公认的宝石之王。百科全书还告诉我们:它只是普通的碳化学物,在所有宝石中,钻石的成分最为单纯。然而,往往世间至纯至美之物不是那最脆弱的,便是那最坚强的。钻石如是,女子舒淇亦如是。无论是初到香港,还是若干年后的功成名就,舒淇仿佛永远活在一个纯真年代里。对于感情,怀揣着一如既往的单纯与坚定。

    “妾愿与君游龙戏凤,然非诚勿扰。”——2008年至2009年交接时分,我们盼来了两部舒淇主演的爱情题材的影片,于是在这个寒风凛冽的情人节,我们依偎在一起,静静地看舒淇:在冯小刚的导演下,与葛优谈一场《非诚勿扰》的爱情交易;在刘伟强的导演下,与刘德华演一出《游龙戏凤》。

想起葛优在电影中反复说道:“这姑娘心眼实诚,一根筋。”影片《游龙戏凤》里则说:“世上,每个人都在寻找一颗属于自己的星星,让它能照亮自己的生命,也照亮身边所有人。”舒淇饰演的米兰,生长在单亲家庭,与嗜赌的阿姨、姨丈同住。自小过着独立生活的她一直就有一个心愿,就是存钱去纽约学跳舞。为此,她在澳门赌场做荷官,闲时兼职为舞蹈团做一些乐而不淫的“艳舞表演”。赌场的大厅是仲森(刘德华饰)第一次遇上米兰的地方,二人间的火花在瞬间爆发。无心的相遇,却换来理所当然的一见钟情,滚滚红尘中,相爱容易相处却荆棘满途。片中的最大悬念似乎永远落在舒淇的不确定性上,璀璨的卡地亚珠宝映衬着性感的嘴唇与略显迷离的眼神,徘徊踌躇间,故事的旨趣与空间得以扩张。“幸福是要争取的!”——这是导演刘伟强在电影中企图表达的主题。没错,我们又发现,舒淇依旧在扮演着自己,至少投入了部分的自己。为此,每每看她塑造的人物时,总难免牵扯进对这个女子坎坷命运的一番唏嘘。片中她的角色因为刘德华下跪求婚而幸福无比,但她也可以事后对着媒体半戏半谑地说:“其实向我求婚,根本不需要钻石、鲜花或下跪,只要有人肯娶我,我已经开心到要哭了——快把我带回家吧!”她回答任何问题的时候,看起来始终淡定、诚恳,又隐隐叫人心疼。

银幕之外的她不喜欢化妆,对过去的事物不多留恋,喜欢独处,会一个人到处走走,去深山的寺庙拜拜佛。“我对感情是抱随遇而安的态度,这些都是缘分的东西,不是你主动便有的,是命运安排一个合适的人在你面前,你去接受他而已,所以不用犹豫也不用害怕。我不会随便找个人拍拖,会有很多烦恼。要短暂开心,不如去迪士尼玩。”

然而,有哪个女人不渴望甜蜜的爱情呢?舒淇的释然想必是一种舍得与抽身,“过去”一度让舒淇透不过气,让她害怕相信别人,让她宣布自己是个“不婚主义者”,让她只能把爱投入到电影里去,在那里可以爱得刻骨铭心,爱得死去活来,却不会遍体鳞伤。她的渴望她的爱,有过,在满城风雨中,像烟花般灿烂绽放后又隐没了。庆幸的是,她是“舒淇”,那个从接纳“错误的自己”中找寻勇气、学会看开的女子。既然已经轰轰烈烈地爱过、伤过、挣扎过、付出过;既然已经在可望而不可得的缘分中获得了更透彻、更血淋淋的体悟,没有什么是她放不下的。这损失,不是她的。

不愉快的经历终将沿着时间轴渐行渐远,不少人会同我一样去相信,当舒淇凭借自己的坚定的努力,从岁月的阴影中走向灿烂的阳光里,她身上便会化身出一件最圣洁美丽的嫁衣。

卸去交织着谣言与传奇的裹藏,那里面是一颗透彻闪耀的无价美钻,是一个洗尽铅华的女子,终于真真切切地认识并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于是,电影的情节走向了高潮,走向属于舒淇的最好的时光。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qq361608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职业技术学院
QQ:361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