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麻将辅助软件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回复: 1

《日益亲近》第一个秋天和春天:承认自己存在问题是很难的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定期推送早教、幼教、家庭教育、亲子教育、双语教育、K12教育、社会教育话题的原创分享!
不是我的错,都是他的错
不是我的错,都是她的错
我们都有错,我们也都很好
Y和标绿的代表:亚隆医生
J和标蓝的代表:金妮
黑色边框内容代表金妮的内心世界
?第一个秋天
10月9日——12月9日
Y:她身上似乎有个小恶魔,将意义和愉悦从她所做的每一件事中偷走了。与此同时,她似乎对自己充满洞察力,然后又以一种悲剧性的方式来将自己的痛苦浪漫化。
她的焦虑都跟过去的一些可怕的感觉与经历相关。而似乎只有这些感觉和经历,才能让她感到时间上的连续性。
“让我们从头来过,将你昨天一天以及完善是怎么过的仔细回顾一遍。”
她天生就比较焦虑,她的父母都很焦虑,所以不难想象她可能在遗传上就有焦虑倾向,甚至性紧张。
我问生活中什么对她是真正重要的,什么是她真正看重的,什么是她要坚持的。
J:我靠节制生活。我不这样做,可能别的就会发生。我的头脑里好像有一本支票,为了还清旧账,总是欠下新债。
我怕被他人抛弃,因为很久以前我将自己抛弃了。所以当我一个人时,其实什么人都没有了。我总是用我的经历掩盖我自己。
Y:我越是喜欢她这样子,她就越难去改变;但为了改变,我必须告诉她我喜欢她,而同时我又必须让她知道我也想要她改变。
她的所有体验都是经过了自我否定这一过滤器的,不断的自我抑制——
我毫无价值,我配不上任何好的东西,我是坏的。
他们并不真正了解我,没有人能够看到我内在的那份空虚。
她的“那样做”是指清晰地表达她的情感。我固执刻板地提醒她,“那样做”专指她能够清晰地表达针对我或有关我的情感。
期望太高,乐观情绪可能会低落下去,可能会感到抑郁,因为她意识到她对我的一些感情是不切实际的。
?一个漫长的春天
1月6日——5月18日
Y:她的母亲是个制造内疚的机器。她的母亲并非有意去导致负罪感,但那还是发生了。而她,想回到那个并不存在的温暖可亲的、田园般的童年。
我建议她如成人般地决定从关系中得到什么。她觉得几乎不可能自己问,她觉得她应该默默等待直到他来告诉她。我搞不清楚应该如何向她灌输她所拥有的权利。
J:我竭力做得完美,将错误全装进我的大脑李。我总是谈我最坏的境况。其实这两者都是不现实的。我很紧张。
Y:我在约翰霍普金斯做住院医生时发生的事,一个接受了几年治疗的病人,在每周的治疗病历上都写着“病人好转了,病人好转了。但几年后,突然意识到病人实际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步。
跟一个不愿意让你成长的人在一起对双方都没有什么好处。如果你希望如成人般被对待,那你必须像一个成人那样行事。
我开始哭并为自己很少出门旅游感到羞耻。好像一个5岁的孩子受挫时喊着“妈妈”但这一声“妈妈”实际上意味着很多很多。
小时候父母一定为我做了一切。在我需要安慰之前,他们就提供了安慰,他们喂养我,给我买好东西,所以我有点觉得我从未表达郭什么需要。我身边所有的东西都那么丰沛充足。我也正是这样将自己放在周围人的生活中——好像是桌上鲜美可口的水果,等着,水果开始有点熟过了。
Y:我试着让她明白,向她认为不公平的事让步根植于她拒绝认同她的自身权利。她说她不想永远持续这份关系,但这份关系又有它的美好之处。
J:我不想跟别人有什么交往,我凭直觉想象他们的行为和处境,我的神经能力则即兴地做出反应,没有任何思维过程。
“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离开一个肤浅的女人的。”
“在每一个殉道者背后都有一个悍妇。”
“无论我赢了哪一点,同时我也输了那一点。”
“你对我的有些话太当真时,你在我眼里就变得渺小起来。”
“那些美好的事情,被你隐藏的愤怒所取代。”
我眼中看到的我,不是别人眼中看到的我。我感觉很疏远,可能那就是我无法通过语言来跟你接近的原因。
每一件小事情,都能够让我去更多地行动,更多地暴露自己,也经历更多的失落。但由于这些事都是源自于你而非我本身,所以我跟它们又是疏离的。
Y:她无法表达愤怒或攻击性和她无法坚持自己的权利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整体。她的愤怒如同一个隐藏着的满溢的水库,她很怕去触及它,唯恐一旦打开,她就无法将之再次关住。
J:我内心觉得很痛苦,但同时那个外在的我却很成人似的坐在那里,我觉得仿佛你同时在跟家长和孩子谈话。
Y:她因为不想危机到她和他或别的人的关系而害怕表达愤怒,结果她担心的事情偏偏发生了,她的人际关系严重受阻并受到损害。由于不表达愤怒和其他深刻的情感,她成了一个线性的、毫无深度的人,别人无法在她那里找到深度和平等。
她认为我应该知道的远远超过了我真正知道的。她希望我能更多地表露我的感受,能够对她表示不耐烦,但她又不确定我是否会变得跟她母亲一样。
当你要我告诉你,我对你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和看法时,我只是在理智的层面上谈了谈,而没有投入任何感情。
我从未想过,我的行为都会或好或坏地影响到他。所以我总是藏起自己的能量,并让两个人都变得跟我一样毫无生气。
Y:我所感到的羞耻部分可能来自于我们两个关系的不平等。在这份关系中,我等着听她讲她的性幻想,而我自己并不跟她分享我的。
J:我的自我意识很强。我对自己已经有一个印象,我是在“体验我自己”我说什么都欠考虑,容易出错。我将情感之流挡住了,只让很少的情感渗透出去。我的一部分挫败感在于觉得我能够骗你不被你抓住把柄。
Y: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年幼的孩子在跳水板上表演着各种各样的跳水动作,一边对他的妈妈说“看着我,看着我”而半小时之后,孩子突然意识到妈妈并没有看着他,这剥夺了整个过程中的愉悦感。
她习惯于将任何发生的事情都当成是她的自卑或缺少风度的表现。那些“必须”“应该”一直左右着她对自己的看法,并对自己强加超出常人的要求。现在需要弄清楚在压力大的时候她对自己做了什么,这很重要。
Y:我试着让她明白,事情并不如她所想象的那般失去控制。在任何一种情况下,她依旧保留着选择的自由,她可以逐个地解决问题,并想想有什么可以改正的。
除了建议我要她去做更多的事,或者针对她的情绪变化向一些更有针对性的问题外,她无法说出更多。她也想要我告诉她该去做什么。
我的原创文章
爱情、父母、婚姻
PS


上一篇:让群众顺利通过“生命禁区”
下一篇:民企奏响人工智能“狂想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4

帖子

2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8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来顶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掌上麻将辅助软件

GMT+8, 2017-6-24 15:01 , Processed in 0.229801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